河口大逃离

发布日期:2013-09-22 浏览人数:1345

                                     

    人民治黄六十年纪念大会上,银发苍苍的治黄老英雄和专家欢聚一堂,共叙着半个多世纪治理黄河口的艰辛历程。记录片《一定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中的滔滔黄河水,把我带入那个惊心动魄的童年时代。

    一阵阵急促的锣声穿透漫天乌云,一声声“开口子了!”的呐喊震动了大地。于是,村庄沸腾了,农牧场沸腾了。推着铺盖口粮,挑着锅碗瓢盆,牵着牛养猪狗,抱着嗷嗷乳子,人流顺着堤坝顶潮水般向西涌去。

    洪水向东,人流向西。

    黄河象一条永不安份的巨龙,每年在伏、凌两季便桀骜不羁地挣脱河床约束,在河口一带肆意泛滥着。淹没杂草,吞噬庄稼,冲垮堤坝,向孤岛地区施展着淫威。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的一年,黄河水爆发的格外早,麦子刚抽穗就急剧不安地骚动起来。一天清晨,一阵急促的锣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锣声中夹杂着人们的呐喊声:“快跑,开口子了!”全家人按照早制定的逃水预案,背被褥的、推粮食的、搬锅碗的、捉鸡鸭的,抢命般地搬运着一切家当。往坝顶跑,男女老幼都在拼命地跑,来来回回与河水争抢着时间,争抢着维持生计的物品。河水跟着脚跟流,人们刚把部分家当搬到坝顶,河水紧追着到了坝根。大人们不顾水流,趟水搬运着剩余的家什,把桌子、门板、水缸漂浮在水面上,人在水中推着行走。水流逐渐湍急起来,打着旋儿,吐着泡,象快要烧开的水发出声响。洪水先是淹没了杂草,又淹没了麦子,不到两个时辰就爬到半个坝坡。往远处看,已是汪洋一片了。不知谁家遗落的几只鸡聚集在草垛上,当水淹没草垛的瞬间,接二连三地展开翅膀呱呱叫着飞向堤坝,飞不到几十米便坠落在水里,不等挣扎就被旋涡卷走,直至不见踪影。成群接队的菜青蛇、野兔也无视堤坝上手持木棒的人们,一帮接一帮地往堤坝上游来。大水淹没了房屋,坝下的柳林只剩下树梢在风中顽强地摇动着。堤坝完全浸泡在滔滔洪水中,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岛。

    逃到坝顶的人们还来不及喘息,大雨便不期而至了。人们用各自堆积的杂物,搭上苇席盖上柴草,抵挡着冷雨。相邻的人家自愿组合起来,就地挖灶,把各自最好的干粮、平时舍不得吃的米面凑在一起,共同起火,吃起了大锅饭。夜里起风了,水借风势掀起浪头,哗哗啦啦的声响,象巨龙喘着粗气,欲把大堤及堤上的一切都吞噬。人们恐惧地围坐在一起,大人们头顶着被子为熟睡的孩子驱赶着危险,遮挡着风雨。黑夜褪去,洪水终于没能冲垮堤坝。几天后,政府调来大批船只,人们冲出大水,利用牛车、小推车等各种原始的交通工具,逃离了被洪水围困的堤坝,投亲告友,奔波他乡。

    几个月后,逃离的人们又陆续回到了大孤岛。于是堤坝顶上出现了一溜溜草房,泥泞的红土地上,人们发明了似犁似耧的人拉种植器,在一片泥泞中拉出条条浅沟,均匀地顺撒上麦种,不用覆盖不用碾压,却出奇地苗全苗旺,出奇地长势喜人,出奇地大丰收 。  

    在建设中逃离,在逃离中建设。河口人们顽强地驯服着黄河这条巨龙。但是几年后初暖还寒的日子里,又一场灾难降临到老河道滩上。

    据讯情,黄河口一带开河,晚上河水可能漫滩故河道。下午,副场长与赶车人去接身处故河道边看管柳树林的两位老职工。傍晚,四人乘着装有行李等杂物的马车离开树林,来到故河道时,河滩水流已没过马蹄。赶车人扬鞭急喝马匹,欲速通过不足千米的故河道。此刻,远处传来巨大的轰鸣声,瞬间由远及近,波涛夹杂着冰块,象雪崩飞滚,似排山倒海,咆哮着嘶叫着汹涌而来,不可一世地荡涤着一切。正急奔故河道中央的马车已无法行驶,赶车人抽出腰刀,割断缰绳,两匹马嘶鸣声声,纵身跃起顺冰水游向岸边。

此时,已夕阳西下,职工家属们焦急地守侯在岸边,看着突如其来的巨大冰流和被困在车上的人,个个束手无策,无奈地顿足呼喊。眼见冰水已淹至车帮,车体被冲得激烈地晃动,有两个人顺势爬到漂来的巨大浮冰上,接着剩余两个人也艰难地爬上一块浮冰。河内,冰块的撞击声震耳与聋,相互拥挤、翻滚、罗叠、嘶咬着向东奔涌。浮冰上的人则象特技演员一样根据变化莫测的冰流不停地变换着冰块。岸上,哭喊声、马达声、杂乱的吆喝声交织在一起。拿着竹竿、扛着扁担、挎着绳子,辆辆链轨“东方红”五挡油门到底吼叫,匹匹来不及背鞍的役马飞奔,沿岸向冰流的方向死命地追着 ,车马身后是一片哭喊奔跑的人流。

    冰流向东,人流向东。

    天暗了,浮冰上两个黑影被冰流冲到近岸,冲岸瞬间冰块碎裂,黑影落入水中不见了踪影,岸上的人们纷纷把竹竿、扁担、绳子伸入水中,十几名干部职工跳入冰水里,当黑影浮出水面的刹那间,被人们七手八脚打捞上岸来。被救的是副场长和赶车人。

    天黑了,车灯、马灯、手电筒往冰河里照了一夜,喊了一夜,找了一夜,始终没见另外两个人。第二天,冰流涌过后,人们在几十里外故河道边的树丛中相继发现了看护柳林的两名老职工。

    因为到总场上中学,没有参加老职工的追悼会。后来伙同几个同学去看过老职工的坟,土坟坐落在故河道向阳的坝坡上,还守望着那片柳树林。我们对着老职工的坟深深地鞠了躬。

 “一定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伟人的号召呼唤起千百万人上阵,砌台筑坝,疏浚河道。黄河口两岸连续十几个冬春,红旗猎猎,机器轰鸣,人声鼎沸。小浪底上系长缨,渤海岸边缚苍龙。引黄济青、济津,为千里粮田浇灌,为万座井架注水。几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如今黄河已成为利河、福河,是和谐大家庭中的重要成员。继往开来,饮水思源,铭记伟人铭记治黄英雄,铭记为此付出血汗甚至生命的孤岛人!

(发表于《渤海晨刊》)

 

版权所有 滨州市黄河文化基金会 地址:山东滨州渤海七路599号

电话:0543-3328686 传真:0543-3228666 邮箱:lubin010@126.com 邮编:256600

网址:http://www.huang-he.org         技术支持:中联星空